w.

天使与恶魔(上)

镭塔全员向,带有江柏、季乔、顾林cp向,其余全部cb向(当然,你可以悄悄磕)

全员恶人,刀片警告

队内互打有,林致白切黑有,江柏囚禁有,注意避雷!

戏!一切又是戏!可以骂剧情,不要骂角色!

幼儿园文笔,欢迎指导

——————

        天使殿里,四位长老正围坐在一起,开着每日一次的例会。

        换作平日,已经到了这个时辰,例会早该散了,可今天并没有。    

        “我亲自确认过了,几个死者身上确实有很浓烈的恶魔的气息。”夏予扬忍了很久,还是说了出来,“哥,我知道你和恶魔的大殿下交好,但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这一仗必须打了!”     

        主位上,顾子尧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哥!”夏予扬见他不应,急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好了好了,扬扬,你给子尧一点时间想想嘛。”见气氛不对,林致立马出来打圆场。    

        “柏闻殿下也不是不分是非的人,万一是个误会呢?”林致道。    

        “有什么可误会的,人家都欺负到脸上了,还要忍着吗?”乔殊道。     

        “就是!”夏予扬附和道。    

        “行了!”顾子尧大喊一声,闭眼叹了口气,轻柔着太阳穴,“这件事明天再说,小乔扬扬,你们先出去。”     

        夏予扬一把将椅子推开,弄出来不小的动静走了,乔殊看见也没说话,挑了挑眉出去了。     

        顾子尧等人走后,深叹了口气,将脸埋在手里。林致见状,走上前轻抚上他的肩膀。    

        “走的几位都是和扬扬关系很好的朋友,扬扬这个反应也是正常,你要理解。”他道。   

        “我知道……”顾子尧弱弱地应了一句。     

        “嗯,”林致微笑,“好好休息吧,不要想这些事了。”  

        “不管你选择战或不战,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

        扶顾子尧去休息之后,林致缓缓走出天使殿而乔殊正在殿前等他。  

        “怎么样?”乔殊见他出来,便问道。     

        暂时好没有答应,”林致道,“不过快了,子尧这个人我最了解,足够的压力下,他一定会出兵的。”     

        乔殊默默点头。     

        林致见他这样,知道他心中的犹豫,笑着拍了拍他:“我说过的,天使和恶魔之间必有一战,这是迟早的事儿,如果子尧先开战,主动权便掌握在我们手里,胜算便会多一分。”     

        “而且我答应过你,一定不会杀你的那位……季先生的。”    

        “林!”乔殊见林致调侃他,脸瞬间红了起来,“我不是在想这个,我是在想……那些人真的是恶魔杀的吗,怎么会这么巧。”     

        刚好在我们需要恶魔的罪行的时候出现。          

        在乔殊看不到的地方,林致的笑容微微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当然是恶魔做的,扬扬不是亲自检查过了吗?”他道,“一切都是巧合罢了。”

        乔殊知道问不出什么,只好离开了,又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乱乱的,便随意散着步,走着走着,便到了天使恶魔两族交界处了。     

        乔殊看向恶魔族的方向,没由来的叹了口气,走向了一间小屋。     

        由于两族之间矛盾的激化,这里几乎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只有这个花店还在这里。     

        恶魔的气息并不适宜植物的生长,所以恶魔几乎没有人养花,而有一个人例外,他像是个异类一般,身上的恶魔气息微乎其微,甚至很多植物都很亲近他,这让他开了恶魔族唯一一家花店。   

        “季少一!开门!”乔殊敲着花店的门喊道。         

        话音未落,花店的门开了一条小缝:“开门密码,借问花店何处有?”季少一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呵,”乔殊冷笑了一声,“你再不开门我就走。”

        “别啊,殊殊子这么可爱,谁不开门谁是狗。”季少一连忙接道,打开门,还假模假样地鞠了一躬,“这位美丽的天使先生,里面请。”

        乔殊挂着笑脸走进店里,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端详起了一束玫瑰花:“这小家伙长得还挺快。”

        “是吧,”季少一靠在一边,手上不安分地往乔殊手心里钻,被乔殊一巴掌拍老实了,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说道,“你昨天来的时候还是花骨朵呢,一晚上就开了。”

        接着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花的习性。

        乔殊其实并没有对植物多感兴趣,但见季少一讲得正起劲儿,便说道:“挺好的,我喜欢。”

        听到这话,季少一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真的?那我以后把那边一面墙都种上玫瑰,包你看个够。”

——————

        时间的齿轮不停向前滚动着,上面沾满了鲜血。

        随着一个与又一个被恶魔杀害的天使的尸体被发现,天使族中支持打仗的声音越来越多,甚至举行了游行来劝顾子尧向恶魔递战书。

        终于顾子尧还是同意开战了。

        “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乔殊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找季少一说了这件事。

        “你说什么?”季少一愣了很久,才低声问道。

        季少一一开口,乔殊便听出了他语气中浓浓的失望,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天使与恶魔马上要打仗了,我作为天使族的长老,又是要带兵打仗的,战时与恶魔有交集,会乱了军心的。”

        “等战争一结束,无论谁输谁赢,我们还想现在这样,如何?”乔殊看向季少一,季少一也抬头看向乔殊,两人无声对视了许久,季少一缓缓问道:“……一定要打吗?”

        “为什么不能打?”乔殊反问道。

        “万一你们打不赢呢?”

        乔殊拍了拍季少一,安慰道:“放心,你要相信我啊。”

        季少一又一次盯着乔殊沉默了很久,才恢复了平时无忧地笑:“我相信你,我就在这儿等你。”

        乔殊没有回应,因为刚刚季少一的眼神里竟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生出来惧怕的心理。而且他能感受到季少一身上,他恶魔的气息瞬间加重了一倍。

        他突然意识到,季少一再如何与众不同,也是一个恶魔。

        他不自然地挤出了一个笑,没待多久便从季少一的小花店里逃了出来。

        乔殊走后,季少一原来挂着笑的嘴角立刻落了下来。

        他和乔殊都知道,天使与恶魔之间迟早会有一战,但又一件事乔殊不知道,顾子尧不知道,林致也不知道,恶魔族将军江恪秘密培养了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足以有把握战胜天使族,届时天使一族必定会伤亡惨重。

        而这一切,季少一全部知道,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看着乔殊走上战场,慢慢离自己远去。

        季少一从酒柜中拿了一瓶酒,闷了满满一大口。

——————

        “所以说,天使一族终于准备开战了?”江恪坐在恶魔殿的台阶上,擦拭着一柄刻有代表着恶魔族大将军标志的金红色长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而台阶上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的宝座上却空无一人。

        “滚爷递来的消息,是天使一族大长老顾子尧亲口说的,错不了。”许向宁站在台阶下,略微皱着眉说道,“不过天使一族一直主和,突然改了立场,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再说殿下也一直不想打仗,你——”

        “天使的事我可懒得管。”江恪打断了他的话,“就算他们不想开战,这仗我也早晚会打的。”

        许向宁明显也不太想纠缠这件事,立刻换开话题:“向安呢?我要见他。”

        江恪笑了出来:“说得好像我把他怎么样了似的。”

        “向安到底在哪儿?”许向宁重复道,语气中暴露出些许焦虑。

        “他和殿下都在寝室里,好吃好喝供着呢。”江恪向身后指了指。

        许向宁听了,二话不说奔向江恪手指的方向,三步两步冲进寝室:“向安!”

        “许向宁!”

        许向安和柏闻都在床边坐着,柏闻的手被铁链拴在了床头,许向安还能自由行动,却也只是红着眼守在柏闻身边。见许向宁来了,便跑去一把抱住他。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拥抱结束,许向安将许向宁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

        “放心吧,我没事。”见了许向安,许向宁方才的冷面瞬间消失,又变成了“小哭包”,“都怪我没用,让你和殿下在这儿受委屈了。”

        “别这么说,来,”许向安赶紧给许向宁擦掉眼泪,将他领到柏闻面前。

        “殿下,”许向宁单膝跪在柏闻面前。

        柏闻轻轻一点头:“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天使一族突然宣布要开战了。”许向宁道。

“唉”柏闻叹了口气,“当年与他分开,却没想到还会有今天。”

        许向宁双手附在柏闻腿上:“殿下,咱们走吧,我和向安拼了命也会将您救出去的。”

        “不行,”柏闻想去握两人的手,可被扣住的手怎么也伸不过去,只好作罢,“太危险了,咱们现在已经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而且我已经有计划了。”

        “我和向安暂时出不去,但江恪想利用你的情报系统,一定会给你一定的自由的。你趁着这个机会去找一个人。”

        “谁?”

        “季少一。”柏闻道。

        “季少一?”许向安思索着,“他一向与天使族交好,和我们一样主和,的确可用,但他性格怪癖,也一直不支持殿下,会帮咱们吗?”

        “利益面前自然会的,”柏闻看向许向宁,许向宁点了点头,会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我走了,向安,殿下,你们保重。”

——————

        许向宁走在天使恶魔两族交界之处,很容易就找到了花店。

        “有人吗?”许向宁轻扣了花店的门。

        过了很久,才有人开门。

        “哎呀,实在是抱歉啦,稍微赖了会儿床。”    季少一打开门,扶着门框打了个哈欠,抬起眼皮看了看天。

        已经是下午了。

        面对许向宁“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的眼神,季少一才解释道:“好吧,我承认,昨天心情不好喝了点儿酒。”季少一朝许向宁摆了摆手,“进来吧。”

        许向宁走进花店,看着墙上摆着的一束束以前从未见过的花,不由的被吸引住了,伸手过去。

        “别动!”季少一突然地一句大喊,将许向宁吓了一跳。

        “抱歉,”许向宁道,“它们太美了,我没忍住。”

        季少一上前查看了很久,才一边摆弄着花草一边说:“没事,只是好久没有来过人……来过恶魔了,有点不习惯。好了,现在可以说一说,您想要点儿什么了。”

        “或者说,派你来的人想要点儿什么呢?”季少一转身面向许向宁,“要不就先说说,是谁派你来的?”

        季少一盯着许向宁,许向宁犹豫了几秒,道:“是殿下让我来的。”

        “果然,也就那老狐狸还记得我”季少一笑道,“传闻柏闻被他的大将军囚禁了,如今看来也是真的了?”

        “所以殿下希望与您合——”

        “我不同意。”季少一打断了他的话。

        “为什么不同意?”许向宁问。

        “为什么要同意?”季少一反问,“我以为我不支持他这件事所有恶魔都知道了。”

        “可您要知道,一旦江恪发动战争,天使一族四位必是他的首要目标,”许向宁道,“如果您答应与殿下合作,两族不再打仗您想要保护的人自然能安全。”

        季少一豪不在乎地“切”了一声:“算盘打得可真响啊。”

        “你觉得我连救一个人命的能力都没有吗?”季少一看向陷入沉思的许向宁,转身向里屋走。

        “没有”突然,许向宁道。

        季少一的脚步一顿。

        “您的能力我不敢否认,但天使与我们不同,它们生性本善,看到组人有难,一定不会独善其身,必舍命相护,这您是拦不住的。”

        季少一回头,眼神冰冷的盯着许向宁:“柏闻说的?”

        许向宁本也没想瞒他,点了点头。

        “老狐狸还是老狐狸……”季少一小声嘟囔一句,他承认,柏闻说得对。

        如果他答应柏闻合作,变算卷入了柏闻与江恪的内斗中去,再也无法脱身,这是他所不想的,但如果他不答应……

        季少一笑着叹了口气,感慨自己最后还是将自己置身于混乱当中:“好,我答应你们。”

——————

        恶魔一族的地界内本就因充满了恶魔的气息而缺少光亮,等进入午夜后,变更是一片漆黑了。

        此时的恶魔殿内,两个黑影迅速落在把守前往后殿路上的士兵后,三下两下解决了。

        “这些人只是普通的守卫,江恪把他的真正的精兵都藏在了暗处。”许向宁道。

        “我帮你托着,你去救人。”季少一简单地讲了计划,两人对视点头,便散开了。

        许向宁一路解决着殿内的守卫,向关押柏闻和许向安的地方奔去,有季少一帮忙引开了不少人,他轻松到达了目的地。

        “殿下!向安!”许向宁推门轻声喊道。

        “成了?”柏闻问。

        “嗯,季先生听了您开的条件,果然同意了合作。”

        “太好了!”许向安道,“殿下,咱们现在就离开吧。”

        柏闻点头,三人便一起沿着许向宁清出的路向外逃。

        “他们在那边!”“别让他们跑了!”突然响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柏闻咬牙道:“糟了有人追上来了。”他环顾四周,指着一条暂时还没人追上来的路对许向安说:“你从这边走,出去后找季少一,在外面回合,我和向宁顶着。”

        许向安知道几个人当中他实力最弱,也不矫情,说了句“殿下小心”便跑了。

        追兵很快赶了上来,柏闻和许向宁两人拼命反抗,一路从后殿打到正殿。

        “前面就是出口了!”许向宁喊道,柏闻点头,两人一同奔向出口就在这时,只听“嗖”地一声,一把红金色宝剑横在了两人面前。就这一瞬间,两人便被包围了。

        “殿下,这大半夜的,您是要去哪儿啊?”江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许向宁连忙转身将柏闻护在身后。

        江恪却好像没看见许向宁一般,走到柏闻面前,将右手放在左胸前,单膝跪地道:“臣江恪拜见陛下。”说着,他微微一笑,“臣若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直接提就是了,带着俩小孩儿,能干什么呀。”

        “哥哥和季少一先生呢?”许向宁问道。

        “那个季少一,身手不错,打伤了我不少人,受了伤,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至于你哥哥嘛……”江恪起身,拍了拍手,两个他的亲卫兵押着许向安走了出来,“你猜我为什么特意为你们留了条路呢?”

        “哥哥!”许向宁见许向安被抓,瞬间慌乱起来,被卫兵趁虚而入,从后一击,便跪倒在地。

“许向宁!”见弟弟因为自己而受伤,许向安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江恪!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江恪反问一遍,附身在柏闻耳边道,“我想让陛下乖乖听话,等我灭了天使族,成为这天下唯一的王,再娶你当我的王后。”

        “我呸!”听了这话,还没等柏闻回应,许向安先受不了了,“你想都别想!你滚开!离殿下远点儿!你——”

        “好啊。”一直没有说话的柏闻突然说道。

大殿内的所有人,包括江恪都震惊了:“你说什么?”他问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柏闻道:“若我们执意想走,你也不一定能拿我们怎么办。与其两败俱伤,不如我们……合作?”

        “怎么合作?”江恪问道,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以及暴露出的一分贪婪。柏闻的突然服软让他已经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了。

        “你如今夺权,便会永远地留下篡位者的污名,如果合作,我和你一同出战讨伐天使,打赢后退位与你。”柏闻道,“条件是放我和向安向宁自由,以及留顾子尧一命。”

        江恪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且越笑越大声。整个恶魔殿里没人说话,十分安静,只能听见江恪令人害怕的笑声。

        柏闻也不急,静静地看着江恪发疯。很久江恪才终于停下来,对柏闻道:“殿下,您以为我在意这些名声吗?”柏闻听罢,心中微微一颤,却听江恪说:“我答应了。”

        江恪挥手示意,左右亲卫将许向安与许向宁往柏闻身边一推,便洋洋洒洒地离开了。

        柏闻确认江恪的人全部离开后,连忙扶起向安向宁,“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许向安努力收起眼泪,“殿下!您怎么能答应他这么无耻的要求的!”

        柏闻的眼角闪过一丝冷酷:“那也要等他有命活到那是再说。”

——————

        双方交换战书,确认地点,不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在这半个月里乔殊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与夏予扬一起的排兵布阵以及其他作战准备当中,一秒都不肯休息,连夏予扬都看不下去了。

        “哥,咱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夏予扬道。

        乔殊摆了摆手,意示自己没事,就继续研究作战图了。

        他并不想休息,因为只要他一停下来,就会 想念季少一,很想很想。

        等战争结束,一定再也不和他分开了。乔殊心里蹦出一句话。可当他意识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肉麻的想法时,脸“唰”的一下红了。

        但他没有想到,下一次的见面会如此快。

当他看到季少一出现在与他交锋的恶魔军队中时,双方都愣了一秒。

        “殊殊子,好久不见啊~”季少一率先反应过来,像往常一样和乔殊打着招呼。

        “季少一?你怎么会在这儿?”乔殊问着,声音中带着一丝别人听不出的颤抖。

        “嗐,人算不如天算嘛!殿下找我帮忙,身为恶魔自然答应了。”季少一笑着解释道。

        “那是你怎么没告诉我,就算不见面,好歹写一封信啊。”乔殊皱着眉头喊道,就连季少一都听出来他的疑虑。

        他难得正经地说:“殊殊子,咱们上次的约定,我可还记得呢!”

        等战争已结束,无论谁输谁赢,我们还想从前那样。

        是啊,我到底在紧张什么?乔殊想道,如今在打仗,我们代表着不同的立场,可战争结束,我们还是我们……

        “我可也没忘呢,”乔殊笑着回应道,“永远不会忘的。”

——————

        托顾子尧和柏闻的福,下雨样与安宁这三个被两位“大家长”拉扯大的仔小时候也是一同长大的,只是由于两族关系的激化才分开的。

        所以当夏予扬看到许向宁带领恶魔的军队时,并没有多惊讶。

        可当他看见许向宁身边的许向安时,不免一惊:“向安?你怎么没跟你们家殿下在一起?前线这么危险,你又没有自保的本领,上来送死吗!”

        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许向安的身体早已出现了疲惫的病态,苍白的脸上攒出了一个笑:“一言难尽啊……”

        夏予扬想上前查看,却被许向宁拦在了中间:“抱歉,如今情况特殊,为了向安的安全,我是不会放任何人靠近向安的,请见谅。”

        夏予扬听闻连忙退后,才开口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一些恶魔族的内事罢了,没什么好说的。”许向安解释道,“你只要知道,我们与天使终归不同,天性本恶,所以有些……行为,你们是不会理解的。”

        “可是……”夏予扬本还想追问什么,可突然眼角瞟到一束光影,便想也没想冲向许向安。

        “向安小——”

        “心”字还未出口,声音戛然而止。夏予扬低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腹中插着的许向宁的剑。

        “我说过的,我不会放任何人靠近向安的。”许向宁面容冷漠地说,可当他看见夏予扬替许向安挡下的剑时,他一时不知所错了起来:“你……”

        夏予扬没有回答,也无力回答他的话,慢慢倒在地上。

        向宁,要保护好你哥哥啊……

——————

       

【预告】天使与恶魔

镭塔全员向,带有江柏、季乔、顾林cp向,其余全部cb向(当然,你可以悄悄磕)

全员恶人,刀片警告

队内互打有,林致白切黑有,江柏囚禁有,注意避雷!

戏!一切又是戏!可以骂剧情,不要骂角色!

幼儿园文笔,欢迎指导

  

⚠️还在码字中,不定期更新!!

地点:北京环球影城

季少生日快乐!!!


二编:原图放到彩蛋里了,随缘拿,主打一个试着玩儿

【宁安】文没写完,摸个xql小日常

许向宁:向安~


许向安:嗯?


许向宁:哥哥~


许向安:(笑)又怎么了?


许向宁: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许向安:(摸摸头)乖~我在和花哥谈工作上的事儿,一会儿再陪你,好不好?


许向宁:(醋)(小声)不好,明明是哥哥亲口答应我要陪我一整天的……


许向安:这个代言的机会很难得的,下次吧,下次你想干什么都行。


许向宁:(眼前一亮)真的!(坏笑)想干什么都可以吗?


许向安:(后背一凉)(脸红)行……行吧。


(许向安:自己养的(男)弟(朋)弟(友)还能咋办,自己受着吧)

  不是画的,是百宝箱里的功能

  不是自己画的,在老福特百宝箱里调的~

【镭塔同人】爱丽丝系列

(日常向,幼儿园文笔,内含微量江柏,ooc警告)


夏予扬:爱丽丝

林致:三月兔

乔殊:柴郡猫

季少一:疯帽子

许向安许向宁:双子

柏闻:红皇后

顾子尧:时间

江恪:红心士兵



        “哥哥们我来啦!哎呦我的妈呀,可累死我了,快给我倒杯水!”夏予扬从花园正中间的镜子里钻出来,立刻摊在了椅子上。

  

        “是,扬扬来一趟也不容易,快,喝点茶。”林致甩了甩兔耳朵,给夏予扬递了一杯茶。

  

        “你怎么才来?”身后的树上传来一道声音,夏予扬回头,看见乔殊坐在一截树枝上手上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大乔,“时间和殿下两个人可最讨厌迟到了,一会儿你可要小心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帮你说话的。”

  

        “我哪儿迟到了!我那就……就是……踩点儿到而已!”夏予扬气鼓鼓地辩解着,而后又将魔爪伸向了大乔,“大乔!好久不见了,快让哥哥吸一吸!”

  

        乔殊见状赶紧互助大乔,两人一猫顿时扭打在一起。

  

        “好了好了,怎么刚见面就打起来了,”笑着把两人拉开,“对了扬扬,子尧他们给你准备了礼物,放在城堡里了,你快去看看吧。”

  

        “真的!”夏予扬一听有礼物,马上放下了大乔,飞奔进了城堡。

  

        此时的城堡已经被装饰起来了,到处都是皇后最喜欢的红玫瑰,大厅正中间一张将近三米长的桌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口味的冰激凌和蛋糕,没有一点黑色(?)。

  

        “向安向宁!我来啦!”

  

        “扬扬!”正在装彩灯的许向安看到夏予扬,便拉着许向宁跑了过来,“你可算来了,我们几个都盼了好几天了。”

  

  “嗯,”许向宁也道,“江恪哥还说要亲自给你准备接风宴呢,结果被殿下修理唔……”

  

        “许向宁!”许向安赶紧捂住许向宁的嘴。

  

        与此同时,三楼卧室。

  

         “不行!我抗议!凭什么那个姓季的疯子给你带这么丑的帽子你都不生气,我进个厨房就要被关禁闭(押韵了?)!我抗议!”江恪愤怒的和柏闻对峙着。

  

        柏闻也不急,将修建好的红玫瑰慢慢插入花瓶中,才抬起眼皮冷笑道:“凭什么?就凭我是皇后,而你是我的士兵。”

  

        “再说了,我关你禁闭是为了来参加派对的所有人的生命安全着想。”

  

        “哎,这话说的在理。”话刚说完,季少一猛地推门进来,把江恪吓了一哆嗦。

  

        “哎呦我c!老季啥时候来的!吓我一跳啊!”江恪喊道。

  

        “差不多从‘姓季的疯子’开始听的。”季少一不假思索道,“啊~小江江,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竟然这么说我,我好伤心啊~”说着,还捂住了心口,效果十分辣眼睛。

  

        “行了。”柏闻皱着眉头打断了他,“找我干什么,有事儿快说!”

  

        “哦对,咳咳,”季少一清了清嗓子,像执事一样地鞠了一躬,“亲爱的柏闻殿下,我来通知您,小羊同志来了。”

  

        “是在叫我吗!”卧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夏予扬推门一声大叫,直接让江季两人来了个“二重唱”。

  

        “啊——哎呦我c!小羊你吓我一跳!”季少一这回事真的捂心口了,“我不先去找顾时间吗。”

  

        “林哥说他和你们都给我准备了礼物,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夏予扬道。

  

        “他在厨房呢,你的礼物也在那里,一起回去吧。”柏闻说道,带着夏予扬去了厨房。

  

        厨房里,顾子尧正不知道在鼓捣什么,看到夏予扬来了,便起身递给他了一个杯子:“来了。正好,尝尝这个。”

  

        “嗯,好喝!这是什么啊,以前没喝过。”夏予扬尝了一口。

  

        “刚调的,还没有名字。”顾子尧道。

  

        “是啊,这可是顾大时间找柏闻殿下请教后特意按你的口味调的。”季少一插了一嘴,“不如你给他起个名字吧,正好和我的“一笑倾橙”凑一对!”

  

        “好啊好啊!那不如就叫……“喜气扬扬”吧。”夏予扬道,“所以,时间的礼物送完了,其他人的呢?”

  

        “在这儿呢,”江恪说道,拿出了一顶精致的帽子,“登登!这可是由柏大殿下选的款式,外头那俩小孩儿选的颜色,由全世界最厉害的制帽匠季少一……的徒弟江恪亲手制作的,啧,别说,和你今天的衣服还挺搭!”

  

        “嗯,这个做得还不错,没翻车。”季少一点评道,“戴上看看吧。”

  

  夏予扬把帽子戴上,对着镜子欣赏了半天:“嗯不错不错,我就是在逃(辣条?)王子本人!”

  

        “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把所有人叫到大厅,我们准备开始吧。”柏闻道。

  

        九人一同聚在大厅里,在长桌两边坐开,主位上柏闻起身,大声宣布:“派对开始!”